首 页 新媒体 网络营销 熊掌号 企业站SEO APP推广 国际电商
网站首页 >> 网络营销 >>当前页

私营经济 | 『中国式创新』引领下的中国第四部创业潮来袭

浏览量:29 次 发布时间:2018-12-22 23:00 编辑: 来源: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上海的武康路历史悠久。1897 年,时任上海交通大学前身南洋公学监院的美国人约翰·卡文·福开森为方便学生上课,在上海法租界修建了这条路。沿路有几十处建筑物作为文物登记在册,其中一处雅致的院落就是中国“棉花公主”杨敏德家族的故居。院内的花园绿荫蔽日,参天古木历经日寇占领、内战和文化大革命的岁月,如今依旧挺拔如故。

事实证明,杨家也同样强韧。杨敏德的外祖父蔡声白于1915 年入读美国利哈伊大学,同年英国商会和美国商会在上海成立。受到弗雷德里克·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的启发,蔡声白接管了岳父创立的美亚织绸厂,引入现代机械和专业管理,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丝织公司之一。

一个世纪前,上海是一座充满创业能量的国际化大都市。随后动荡岁月开始了。杨家迁往香港,从头再来。他们放弃了宅院和工厂,但保留了生意头脑。后来,年轻一代创立了溢达集团——一家新的纺织厂。1978 年中国对私人投资开放后,杨家立即重返内地。从那以后,溢达集团发展成世界上最好的纺织公司之一,拥有约5.6 万名雇员,其业务遍及全球。它的客户包括像拉尔夫·劳伦、胡戈·博斯和耐克之类的知名品牌。这家私人控股的公司年收入超过10 亿美元。杨敏德也得以成功收回位于上海的老宅。

溢达集团已投资约2 亿美元改造其在华南高明区的生产基地,并另投3000万美元用于污水处理。在一间巨大的厂房里,欧洲制造的整经机正在生产如蛛网般密密麻麻的纱线。在另一间厂房里,每台价值50 万美元的史陶比尔穿经机可节省12 名工人。机械化提高效率和质量,净化了染色、织造、织后整理等肮脏工序。巨大的缝纫车间配有空调。缝纫女工认为,她们的工作条件比大多数工厂更好和更安全。杨敏德坚信:“工业不仅是劳动力投入,知识亦有价值。”她把麻省理工学院开发的一个简单的软件编程游戏教给工人,以促进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

溢达集团的故事质疑了外界对中国经济持有的三个普遍观点:其一,在中国做生意的前景是悲观的,因为中国经济必将迎来长期的停滞或者更糟糕的情况;其二,中国的经济奇迹是国家大规模规划的结果,而非私营企业之功;其三,中国企业仅仅是没有创新能力的模仿者。这篇特别报道认为,所有这些观点都是错误的。

数字的力量

人们有理由担心中国经济,但也有充分的理由对中国经济抱有希望。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在下滑,但即便如许多人所相信的那样,今天中国的经济增长只有5%,这也代表了比2007 年14%的经济增长率更多的经济产出,因为今天中国经济的规模比那时候要大得多。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高路易指出,按市场汇率计算,2013 年中国的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13%,所以它有充分的增长空间来追赶美国。

与此同时,很多中国人正变得越来越富有。麦肯锡咨询公司估计,到2020年,家庭年收入在1.5 万至3.3 万美元之间(该国对中产阶级的一个粗略定义)的城镇家庭比例将达到59%,相比之下2010 年这个比例只有8%。制造业远非走向末路,而是正从劳动生产率、自动化和地区供应链网络上的投资中获益。而欠发达的服务业也代表着巨大的机会。

尽管中国欧盟商会刚刚发表了批判性的评估,但其会长约尔格·武特克仍对中国经济保持谨慎乐观。他表示:“中国经济将经历艰难的一两年,但较长期的商业前景依旧是积极的。我们的会员企业还待在这里,为中国未来的增长进 行投资。”

通用电气公司副董事长庄睿思同意在中国轻松赚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他认为“很多公司还不够努力”。拥有14 亿人口的中国是一个如此庞大的市场,即便是网上订餐和美甲这样的市场也可能超过一个小国的整个汽车行业。

事实证明,私营部门在今天的经济产出中可能占到2/3 的比例,并且几乎创造了自1978 年以来所有新增的逾2.5 亿个城市就业岗位。在出口方面,它也占到9/10 的比例。私营部门的投资增长速度远超国有企业。中国渡过当前风暴的最佳机会在于私营部门的韧性和活力。

在中国,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之间的区别并不总是像表面上那么泾渭分明。不过整体而言,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行为迥然不同,目前在中国显现的创业能量主要局限于私营部门。

曾出任波士顿咨询公司和博斯公司中国区总裁的谢祖墀指出,现代中国经济经历了四波创业浪潮。

第一波创业出现在上世纪80 年代,私营企业得以起步。张瑞敏接掌了海尔,柳传志创立了联想,任正非建立了华为。那时候,大多数新兴企业家都没什么商业经验。

第二波创业浪潮始于1992 年。这一时期的许多创业者———像东软集团的刘积仁、复星集团的郭广昌等———都受过良好教育。很多人放弃学术机构或政府部门的职位,创立属于自己的企业。

第三波创业浪潮在2001 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向全球商业打开大门时启动。很多互联网先驱者———如腾讯的马化腾、阿里巴巴的马云和百度的李彦宏———都始于这一时期。

现在,第四波———也是极具颠覆性的———创业浪潮已经到来,催生出诸如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的雷军之类的创业者。许多人正利用移动互联网来挑战效率低下的国内现有企业。他们的视野更加全球化,更愿意接纳外部投资者,也更具创造力。

美国副总统小约瑟夫·拜登去年抱怨说:“我敢说,你们说不出任何一项来自中国的创新计划、创新变革或是创新产品。”在过去,中国企业确实经常抄袭西方。但随着本土企业家日益提出创新产品、服务和技术,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

创新的国度

现在,中国开始大力弘扬创新。他们认为现在情况可能不足以应对未来的挑战。其中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中国还未变得足够富裕就开始面临老龄化问题。该国的劳动力大军预计将在今年达到峰值,到2050 年将萎缩16%,步入退休的老龄人口正在增加。因此,中国将不得不从更少的人身上得到更大的经济产出。

麦肯锡咨询公司估计,到2025 年,假如中国要维持每年5.5%至6.5%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那么1/3 到一半的增长必须来自全要素生产率的改进。大部分的生产率增长将来自私营部门。政府现在鼓励创新者把新技术商业化,并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哈佛大学的柯伟林和他的合著者在他们的著作《中国能领导世界吗?》中指出,直到19 世纪初,和欧洲的任何一个国家相比,中国企业家在大多数商品上享受更自由的市场;20 世纪初,上海以及中国其他地区的私营部门繁荣为现代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在此后的战争和动乱岁月中,它蛰伏起来,但现在正恢复生机。中国私营部门的壮观崛起可以被视为是一次复兴。

这篇报道还认为,私营企业在现代中国的经济进步中发挥了绝大部分作用。它们是变革的原动力和冒险者,今天也是充分利用新技术潜力的真正创新者。它们提供的不只是比以往更好的制成品,还包括日益成熟、以高新技术为基础的服务。越来越多的私营企业正进军海外,以拓展市场和提升产品与服务。只要政府不干预太多,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些企业可以帮助提供中国经济所需的增长,把这个中央王国打造成世界上最大、最具活力的经济体。

摘自:经济学人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oohclothes.com/i/mulu/36818.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